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中国深化改革须坚持正确的方法论

发布日期:2014-07-07      浏览次数:      字号:[ ]

  中国现在正面临经济转型的巨大压力。经济需要转型,既是对前阶段改革带来经济总量快速提升的肯定,又是对后阶段改革中风险与难关的重要提示。因此,在这个节点总结反思35年的改革,对于进一步深化改革极其重要。
  循序渐进,坚持内部主体主导改革
  改革伊始的1979年,中国GDP总量仅2600亿美元,是美国的十分之一。如今中国的GDP总量已经发展到9.4万亿美元,达到了美国的一半以上。世界排名也从第八上升到第二。中国经济能在35年内实现年均9%以上的经济超高速增长,不得不说是世界经济的一大奇迹。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的报告,按照购买力平价法来评估各国GDP规模,今年中国就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尽管这份报告很多人不相信,但就按7.5%的增速,中国在未来5年内还是会超过美国。
  中国改革不可谓不成功。改革的成功不仅仅是在改革目标的确立上。因为俄罗斯所明确的市场经济改革目标远比中国彻底,但俄今天的经济实力却不如中国,这是因为俄罗斯在确立改革目标后,没有尊重国家的实际情况,选择了“砍掉老树栽新树”的错误方法论。
  中国成功的改革方法论还得归功于设计师邓小平,他提出两个大道至简的理论:一个是朴素的改革目标论“猫论”,另一个就是改革方法论“摸论”。其改革方法论具体有四个内涵:其一,循序渐进,摸着石头过河。在改革中要用经济师的思维取代工程师的思维,要考虑改革成本、改革性价比。目标正确,但跨度过大、成本过高的改革,反而会致使社会倒退。
  其二,由简入难,经济带动政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体制也是上层建筑。如果在自己的经济尚未发展成熟的时候就大力推进政治改革,势必会将改革的话语权、主导权拱手让给觊觎中国的发达经济体代理人。要想牢牢把握住改革的主导权,就必须增强自身的经济实力,由此树立起人民对于改革的信心与决心。
  其三,尊重国情,批判借鉴国际经验。国情尽管不能压倒一切,但仍是一切改革的基础,照搬照抄是所有改革最大的忌讳。必须明确,如果不合西方标准就是不规范,那么中国改革的成功恰恰就在于没有盲目遵守西方的规范。
  其四,坚持内部主体主导改革。外部主导论下,内部主体主动的改革将变成外部主体推动的 “革命”,由此势必导致社会不稳定。一旦社会出现严重动荡,政治经济都被外部势力操控,一切改革成果都将被轻易攫取。
  经济体制改革创三关:产权关、政府关和金融关
  之前的改革虽然成功,但还只是阶段性的。
  即使不论政治领域改革缓慢,在经济体制改革上仍有三大难关尚未突破,分别是产权关、政府关和金融关。产权关涉及中国体量巨大的国有资产何去何从,如何既进行产权改革,又保持住国有经济的统一实力。政府关涉及如何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管住政府闲不住的各种行政手段,杜绝拿审批耽误干实事的荒唐情形。金融关涉及如何打破金融垄断,让金融真正服务于各类经济主体,实现国家经济结构战略转型。
  即使未来的改革方向与三大难关非常明确,但新一届政府面临的是经济转型期,也是社会政治敏感期,其中蕴含的风险必须重视。而防范风险其实是引出了新政的三大现实困难。
  在经济上,面对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与经济结构的严重失衡,李克强总理提出微刺激,试图平衡强刺激的泡沫与不刺激的紧缩。但这些政策并不容易落实,尤其在现在的敏感期,地方官员宁愿不做事,也不做错事,致使一季度经济直落到7.4%以下。
  在社会政治上,稳定是关键。但现在一方面,激进的革命者要推出激烈的宪政体制,而这其中存在一系列敏感难题,一旦相关信号释放出来,可能立刻会引发社会各界的连锁反应。如果采取保守的不改革态度,又会为激进革命引路,因此现在的改革可以说是在与革命赛跑。
  在反腐上,老虎越打越多,甚至引出是武松打虎还是虎吃武松的担心,而这里面又牵涉到“制度打虎”和“英雄打虎”的选择。但是制度建立需要时间,在建立制度的过程中又不能不打虎,所以英雄打虎其实是在为制度打虎赢得时间。同时打虎还必须讲求策略,打虎不能杀虎,一方面要制服老虎,一方面又要防止老虎反扑。
  所以新政不易,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理解与支持。
  政府体制改革是金融体制改革的前提
  中国的改革并不简单,各种困难隐患交叉重叠,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连锁反应。所以中国的改革必须借助“摸着石头过河”的正确改革方法论。
  具体而言,当前深化改革有四个入手点可供选择:政治体制、政府体制、经济体制、金融体制。前两者中,政治改革过于激烈,应从政府改革入手。后两者中,金融改革才能促进经济转型,应从金融改革入手。
  改革金融的关键是打破金融垄断,关键是改变政府惯于审批的思维,让市场真正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所以政府体制改革是金融体制改革的前提,也是今后整体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结合部、要害点。在今后的改革中,政府应该存在双重定位,先适用于所有企业的裁判员角色,再适用于国家出资企业的教练员角色。
  中国今后在政治改革上必须坚持权威、法治、民主的顺序。首先,需要权威人物掌稳中国改革的舵,避免出现改革方向的摇摆与外部势力的侵入,大力发展经济。其次,在经济能够顺利转型发展的基础上,要建立严格有效的立法程序,根绝部门立法带来的“立法过严、普遍违法、执法必松、法外特权”现象。最后,有了强大的法律依托,民主才能真正实现。
  中国改革必须要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必须坚持正确的改革方法论。
  (刘纪鹏教授系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龚若舟系该校硕士生)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