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国企改革需要资本市场力量

发布日期:2014-04-02      浏览次数:      字号:[ ]
        “中国经济转型”是最近几年的热词,在很多人眼里,似乎转型是挽救中国所有经济问题的“灵丹妙药”。其实,过去30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方式,并没有太多的中国特色,所依靠的无外乎是对经济的“私有化”和“放松管制”——通过对外国资本和民间资本的开放,来释放社会生产的活力。因此,今天中国经济的很多问题,并不需要复杂的“转型”,而是需要继续深化对外和对内的开放。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于中国未来十年改革进行了纲领性的指引,今年的全国“两会”则是在排列优先顺序,其中备受各方争议的国有企业改革,排在很重要的位置!争议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中国改革由简至难,已经到了必须啃硬骨头的阶段。否则,市场化开弓没有回头箭,改革停滞的结果必将动摇执政党的地位。 
        唤醒资本市场活力 
        资本市场已经对中国的改革决心给予了正面回应,例如中石化引入民资的方案带来的中石化A股市值增加,就是实实在在的表现。如果我们回顾15年前上一轮国企改革的成功,A股市场的作用功不可没,通过“清算、重组、改制、注资、上市”,一大批国有企业焕发了新的活力,辅之以对内的市场化开放,私有经济用3到5年,吸收了海量的国企下岗职工,宏观经济实现了对国企的第一次“破坏式重建”,奠定了中国经济从计划经济体系向市场化经济体系转变成功的基础。 
        可惜,“生于忧患”的中国A股市场,似乎在过去几年突然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由于缺乏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金字塔”底部,加上各种利益壁垒,最终造成了金融国企效率不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场化严重滞后于实体经济发展的脚步。 
        在金融市场化滞后的表征上,国有商业银行追逐国有企业的信用扩张,造成落后产能投资屡禁不止;私有经济的小微企业得不到国有金融机构的支持,民间金融市场逆生长,由于存在一些缺陷,反过来被打压限制,被迫陷入房地产泡沫融资的怪圈——生产力的进步被机制拖住了!这就不难理解A股市场的持续低迷,大型国有上市公司股价跌破净资产的现象比比皆是,让那些寄希望于资本市场助力本轮国企改革的领军者倍感压力。 
        以史为镜,我们不禁对当前的改革者多多少少有些担心:那些被反复打击的民间资本会“配合”么?那些具有垄断利润的红顶商人,愿意与普罗大众分享盘子里的饕餮盛宴么?那些“被安排”的政府官员一旦面临“下岗”压力,会主动向市场化转型么?那些伤透了心的A股投资者,会再次青睐改制后的国有企业股票么?没有这些市场化的力量,国有企业的转型不就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吗? 
        对内开放释放内生性动力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媒体采访的时候,更多的官方智库和大学教授都普遍对本轮国企改革持谨慎悲观的态度,可能是因为他们知道,既得利益阶层的阻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作为在资本市场一线从事研究工作的国企职工,可能是角度不同,多多少少还有些乐观。
        我的乐观来自于过去几年所接触的国企领军人,通俗地说就是国有企业集团的一把手、二把手!如果公众有机会接触这些国企的掌舵者,所能感受到的正能量是不言而喻的,毕竟他们承受的包括业绩在内的各种压力是切实的。假如让这些企业家选择是管理同等规模的国有企业还是私有企业,恐怕绝大多数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私有企业,因为国有企业要照顾和协调的各方面利益实在是太多了。 
        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国企改革正能量,来自于执政党自上而下的支持。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我们的党不能很好地解决公有经济体制和市场化生产力发展的矛盾,就不能完成政府职能的转换。事实上,改革的顶层设计者对这一点是清醒的,这就是为什么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告让市场派的人士对国企改革重新燃起了信心,止住了2013年下半年出现的国际资本外流趋势。 
        对于金融从业者来讲,现实意义的挑战,在于如何在疲弱的A股市场背景下,重新树立资本市场的信心和力量,助力国有经济的内生性进步。而且,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演化,国际资本市场并没有给中国的国企改革留下太多的资本流入空间,以李嘉诚为代表的上一代国际投资者,已经认定了中国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溢价时代终结。说白了,这一轮国有经济改革,中国人只能靠自己!只能靠经济的对内开放。 
        给国企的领军者一个空间 
        借鉴美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经验,中国经济转型的本质在于内生的金融市场功能完善,从“间接融资”为主的体系过渡到“直接融资”为主的体系,从“增量资产货币化”迈向“存量资产证券化”,必然需要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支撑,需要现代投资银行为主体的金融中介服务机构,需要市场化的定价职能。 
        曾经有一个国有集团的领军人私下跟我“吐槽”说,那些改革的对立面、既得利益保守派,动不动就说你贱卖国有资产,本来价值一个亿的资产,你卖了一亿五,他非说值两个亿。等你真卖了两个亿,他说值两亿五,反正道理总在这些“光说不干”的政治正确者那一边!用道德审判高度来解决国有经济问题,最后只能大家都不干、都看着,等着本来能卖一个亿的资产“折旧归零”!真正让国有资产流失的,绝不是试图变现的改革者,而是那些占据道德高地的伪善者。 
        要想避免这些伪善者的妖风怪雨,就必须从技术层面进行扎实的改革。无论国有企业规模大小,都应该建立现代的企业治理制度,都应该在不同的资本市场登记、托管、挂牌、交易,哪怕初期交易不活跃,即便没有做市商报价,也应该在机制上给国企的领军者一个空间,省得那些喜欢指手画脚的职业官僚说三说四,耽误了国有经济的改制增效。
        当然,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用一句老生常谈的话说,就是要政府放开思想,充分利用民营资本的力量。例如,我参与的西部某省份的区域股权市场建设,省一级的领导通过讨论,认可了私有经济占         大股份的建议,允许私营企业主主导创设区域的股份转让中心,这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活跃市场要依靠市场专家,而非政治专家——也只有活跃了市场,才能将国有企业的真实价值发掘出来,盘活存量资产。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核心在于对内开放,用多样化的市场交易主体来发现金融资产的价值。因此,即便是民营资本进入了很多国有资本目前占主导地位的领域,也不代表着国有资本的全面后退。相反,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也需要国有资产积极参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交易。区别在于,以往国有资本都是直接经营企业,由于政治挂帅造成“外行管内行”,真金白银投资往往石牛入海,最终难以与市场化的私企老板掰手腕。 
        政府要进一步简政放权 
        未来值得推广的模式,是国资组织一系列专业化的产业投资基金,用市场化的机制进行资产竞价。如果说多层子资本市场是建立国企改革的土壤,那么这一系列投资基金就是市场化土壤上长出的庄稼,开花结果后反哺严重不足的社会保障基金。因此,在专业的产业经营层面,必须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国有资本则公平地参与市场竞争,最终规范不同层次的市场秩序。 
        中国资本市场秩序的形成,还需要中央政府的简政放权,将更多的金融活动监管转移到省一级、甚至是市一级,让民间金融中介机构尽快发展起来,落实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要求。这就需要深层次的体制改革,需要让政府重新回到本来的职能上去。 
        说个貌似题外话的争论,那就是最近很多人动不动就利用国企改革的时间窗口,讨论学校和医院的市场化问题。很遗憾,我觉得这两个领域的基础职能根本不应该涉及本轮国有企业改革,市场化改革解决不了“医闹”问题。相反,基础教育和医疗资源的提供,本来就是政府的职能!政府就是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的!要不然,要政府干什么?天天参与房地产市场,与民争利? 
        归根到底,本轮国企改革的最大阻力,就是来自那些已经习惯利用体制牟取私利的保守官员。换言之,这次改革应该不会再出现15年前大规模产业工人下岗的社会问题,而是要那些不劳而获的国企“硕鼠”下课,要那些利用国有经济体制贪腐的官员下课,要那些“被安排”的金融官僚下课!总之,国有企业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政府职能转换的成败!我们希望,多层资本市场的力量能够助力中国完成经济的又一次华丽转身!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