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年终经济观察:中国宏观调控现六大新思路

发布日期:2013-12-18      浏览次数:      字号:[ ]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等高级别会议召开后,中国2014年经济工作的风向标基本确定,自去年十八大以来中共新一届领导层宏观调控的新思路也愈发明晰。
        除了在城镇化、地方债、房地产调控等领域提出新的政策思路,“稳中求进”以及积极财政、稳健货币等老提法也被赋予新内涵。官方拿出诸多新的思路,以服务于 “重大而艰巨”的改革任务。
        发展避免“后遗症”
        在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官方罕见地用一个单独自然段给经济增速“设限制 ”。
        “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等表述简单来讲,就是将会否导致后遗症作为判断增速合理与否的重要标准。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告诉中新社记者,从过去情况来看,各地粗放的增长方式和官方大规模刺激政策是增长“后遗症”的两大源头。新的政策思路下,这些都需要纠偏。 
        纠偏“唯GDP”政绩观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看来,更深入地认识生产总值增速,需要通过政绩考核的指挥棒来确保实现。
        日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通知,要求今后各类考核考察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
        刘元春指出,此举意在改革已有政绩评价体系,为导致粗放发展的GDP冲动“ 釜底抽薪”。
        财政货币“不放水” 
        大规模的钞票发行,大量的重复建设等“运动式”宏调手段将退出舞台。刘元春分析说,虽然财政货币政策提法未变,但在“寓改革于调控之中”的要求下,官方将更加着眼于长效机制的建设。
        “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更多通过减税来体现”,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告诉中新社记者,营改增的推广有望带来4000至5000亿元人民币的减税效果。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对中新社记者分析说,考虑到目前M2(广义货币)的余额仍高企,而新一届政府一直强调盘活存量,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不大。
        楼市调控“堵转疏”
        过去两年反复强调的“坚持房地产调控不放松”并未出现在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的官方新闻稿中。但未提“调控”二字并不是调控缺席,其内在含义是中国官方对楼市的干预将主要通过疏导供求而非围堵需求的方式进行。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告诉中新社记者,中国未来将构造“保障性住房由政府提供,商品房等多层次需求交还市场”的双轨制住房供应体系,避免过去“就房价调房价”所招致的报复性反弹重演。
       城镇化“大紧小松” 
        一方面是人口激增不堪重负的特大城市,一方面是落户困难带来的公平质疑,在改革开放以来中央召开的首次城镇化工作会议上,官方就户籍问题拿出了新的解决办法。
        会议明确了各类城市不同的城镇化路径,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开放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战略策划部副主任郑明媚表示,这意味着中小城市将成为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点和主导方向。
        地方债“管控升级”
        在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地方债首度被单列在全年工作任务中。相关信息显示,官方未来料四管齐下,升级对地方债的管控。
        摸清家底。国家审计署今年8月1日已安排相关审计人员开始对各省市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
        源头管控。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将加强源头规范,把地方政府性债务分门别类纳入全口径预算管理,严格政府举债程序。 
        规范渠道。“建立健全地方债券发行管理制度”已被官方在多个场合提到,地方发债未来将从隐形走向阳光透明。
        控制增量。本次城镇化会议提出“建立财政转移支付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机制”,显示官方已开始未雨绸缪,化解各地伴随农民工市民化而激增的社会保障开支压力。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