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国企改革当以果敢做实共识

发布日期:2013-11-05      浏览次数:      字号:[ ]

  据悉,作为国企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及《关于完善公有制实现形式的指导意见》,有望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出台,预计国企分类监管、股权激励、扩大对民资开放等将成为重点改革内容。
  过去十年,国企改革实际处于半停滞状态。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经济规模处于急速膨胀期,为国企带来巨大收益,从而成为规模上的巨无霸,及政府第二财政,提高了其政治地位,并在应对次贷危机等外部影响时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甚至开始逆势向更多领域蔓延,出现一些“国进民退”现象。
  但是,很多国企效率低,成本高,且利润多不上缴,而国企垄断地位越稳固,话语权越强,行业利润越高,其结果将是不可避免地提高全社会运营成本。因此,这种垄断对社会和市场带来的负效应相对较高。尤其是一些垄断企业过于重视自身利益而呈现“准寡头化”,致使中央政府想推进国企改革,也遇到强大的阻力。
  随着人民币汇率逐步升高,人工成本上涨,及更多基础性产品价格上调,中国企业面临巨大挑战:一方面产能过剩,一方面成本居高不下,经济活力遭受打击,在经济亟需转型升级的背景下,市场寄望于十八届三中全会能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其主要方向和目标是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和政府职能转变,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国企改革从未动摇的目标,但至今知易行难。
  国企改革将涉及诸多领域,目前可行的关键内容是两部分。首先是所有制改革。当前一些人总将国企产权改革歪曲为私有化,从而在政治上否定。事实上,国企改革的重点是公司制改革,除了极少数涉及国家安全与国民经济命脉的应保留国有独资形式外,其他应发展为股权多元化公司,最终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但其前提就是产权改革。
  最近国务院提出,尽快在金融、石油、电信、资源开发等领域,向民间资本推出一批符合产业导向、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并在推进结构改革中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通过吸收民间资本,逐步打破国有资本垄断的现状。鉴于这些领域资本规模巨大,非公资本进去后缺乏资本话语权,这就需要在机制上解决混合所有制下小股东话语权问题,并对大股东形成一定制约,从而改善国企公司治理水平。
  其次是国企分类监管。这要求将国企的政策性业务与竞争性业务分拆。目前的垄断央企大都从事竞争性业务,但也承担政策性业务,后者往往成为拒绝打破垄断的借口。很多时候是竞争性业务与政策性业务不分,企业往往以政策性业务亏损为由要求补贴,形成交叉补贴现象,引起全社会的不满。这就要求把国企业务界定清楚,将政策性业务剥离出去,也就是将非核心业务逐步剥离,只留下核心竞争性业务,并进一步实施公司化改革,优先股等资本市场工具有助于国资在某些领域大幅撤出,而在国企重组上市的过程中,民资应有更多参与机会。
  当然,国企改革最高原则就是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和政府职能转变,政府在改革中处于最重要的位置,中央及地方都应去除国企“行政化色彩”,只做好国资监管工作,不干涉国企业务,尤其是避免继续要求国企承担“保增长”任务,给予国企管理者更多独立性。总之,国企改革的核心仍是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且缺的不是共识,是果敢。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