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诸多因素使运输业营改增出现抵扣难

发布日期:2013-07-24      浏览次数:      字号:[ ]

        ■苏浙沪营改增情况系列调查之二■本报记者 宋晓亮
  在长三角地区的营改增调查中,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了解物流运输企业的税负增加程度和导致税负增加的主要因素时发现,除了业界普遍知道的路桥费、外地加油、开展业务等不能抵扣外,原先认为可以抵扣的如维修、试点地区内加油等项目也在实践中成为难题,再加上部分企业管理不规范和其他因素,造成物流运输企业在营改增中难言获益。  
  税率高与抵扣难成企业负担  
  “营业税是5%,营改增后一般纳税人增值税税率是11%,按规定固定资产、设备、油料购买都可以抵扣税款,但是汽车、设备等多是一次性投入很久才更新,比如说这两个月开100万元的票,其中税负是11%,正好期间购买设备按17%抵扣,那几乎就不用交税。但购买固定资产不可能是常态,抵扣只能起一时的作用。”越海全球物流苏州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杨小姐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如是表示。 
  上海文力物流公司黎经理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坦言,其他行业没有试点增值税,物流企业有些进项拿不到增值税发票,却要给下游企业开增值税发票,去没有试点的地区也拿不到票。  
  “我们物流企业可以抵扣的项很少,只有油票、购物票抵扣一点,而且当地有关部门规定抵扣额度不能超过总量的40%。营业税过去是5.85个点,而且收营业税时增值税油票也能抵扣一些,反而比目前增值税抵扣完税率还要低。按增值税不准抵扣超过税款总量的40%来算,增值税11点中最多抵扣不会超过4.5个点。很多小企业快撑不下去了,在某种程度上造成行业重新洗牌,且利于有实力的大企业。”浙江省绍兴市一位不愿具名的物流运输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针对上述现象,浙江省交通运输业协会秘书长薛佳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对运输企业来说,抵扣的钱比较难拿,目前压力最大的是公路运输业,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货物运输,现在11%的税率反而增加了税负。由于公路运输业无法保证从下游的维修、养护、加油等行业拿到增值税发票,因此抵扣比较难。本应纳入抵扣的却没有纳入,比如通行费、停车费等。  
  而本报记者了解到,除了11%的税率之外,营改增中对物流运输业还施行3%等不同税率,各地根据企业和当地经济发展状况采取的税率会有一定差异。 
  山东省正在紧锣密鼓推行营改增,自今年8月1日起,山东省从事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的单位和个人实行营改增。经山东省有关部门初步测算,全省符合营改增试点条件的纳税人数量在10.34万户?穴不包括青岛市?雪。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从8月1日起,山东省从事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的企业将面临着大调整、大洗牌,相关企业不得不对其经营方向和经营策略进行战略调整。 
  浙江省交通运输业协会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营改增导致浙江省一些交通运输、联运物流企业存在税负加重的现象,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因素:进项税额可抵扣项目偏少;抵扣增值税发票获取难度较大;经营业务税率不一,准确划分难度较大;企业以民营企业为主,规模不大,很多物流企业都是采用车队外包挂靠的模式,办公用品、运输车辆等运营设备的购置都早已到位,所以现在都无法纳入进项抵扣。  
  “如果都要参照税改要求的‘各行业总体税率基本不变或略有下降’,那营改增必然造成税率多档,这不利于增值税发挥优势。一些施行简易征收的小规模纳税人企业规模并不小。”山东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主任李华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抵扣难不止路桥费与外地加油  
  针对交通运输业抵扣难的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赴长三角地区调研前专门采访过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靳东升,他从当时掌握的信息分析,营改增中公路交通运输业的问题,一是路桥费(通行费的主体部分)不能得到抵扣;另一个是去非试点地区加油得不到抵扣,该行业增负主要是这两方面得不到充分抵扣。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两方面确实属于影响物流运输企业的重要因素,但一些税改中本以为抵扣较为充分的环节也没有得到充分抵扣,目前除了车辆、设备购买领域能获得充分抵扣外,其他领域的抵扣几乎都存在着许多具有普遍性的难题。  
  “油费抵扣目前有限额控制,不是随便的油票都能抵扣,想抵扣必须先把钱给中石油、中石化,至少买一万元油卡,你用完后他们才给你开票,那就必须要垫付资金出来。跑长线的司机,在很多小加油站没法用中石油、中石化的卡,要加油只能付现金拿普通发票。”越海全球物流苏州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杨小姐说。  
  上海文力物流公司黎经理坦言,目前加油、修车、换配件拿增值税发票都比较难。上海圣运物流有限公司张经理也向本报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 
  江苏丹鹤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财务科戴科长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即便是在江苏本省,一些修理厂也只提供手撕的营业税发票,加油的燃料票也多是普通发票。  
  为什么维修拿不到发票呢?“维修企业多数不提供发票,只有大的维修点才提供发票,修车又很难保障总是在大维修点附近,日常运营的费用便没法抵扣。”浙江省一位物流运输企业经理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政策设定的可抵扣范围本身就小;二是抵扣范围内的可操作性不强,两者结合导致抵扣很少。现在规定可抵扣的三大块在购置车辆设备、加油、维修。但购置车辆设备是个长期使用过程,购买车辆抵扣一次后可能很长时间不能抵扣。加油、维修必须到固定的地方才有增值税发票,一般的加油站和维修点并不提供增值税发票。加油只有购买中石油、中石化的油卡才给开具增值税发票。而很多加油都是临时需要的,就往往拿不到增值税发票,如浙江当地的民营加油站不提供增值税发票。维修必须进4S店才拿得到增值税发票,很多故障都是不经意发生的,如路上补胎一般的维修点就没有发票。”薛佳对增值税抵扣难做了归纳。  
  不过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规模较大的大型物流集团和运输企业往往能较好地解决拿票难的问题,这其中有什么蹊跷呢?  
  “大企业集团分业经营、会计制度、并购重组等经营规范经验老到,其税负容易下降。”李华说。 
  浙江省绍兴市一家较大的物流运输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作为有规模的企业,他们一切都按正规程序走,有会计专门负责发票这块。只要客户要求,都出具增值税发票,签合同交押金的企业凭借公司发票去抵扣税款即可,客户几乎没有不要发票的。他们不做零散业务,一条线路通过投标获得,去政府部门兑取正规发票。  
  “规模较大、管理规范的企业受营改增冲击较小,他们能获得相关的增值税发票。比如大企业可以统一购买油票发给驾驶员,只要去中石油、中石化加油就可以了。统一购油需要先垫付一部分资金,并非小数目,规模很小的企业无法负担。我们在浙江省做过统计,小微物流运输企业自身拥有的车辆平均不超过两部。他们流动资金少,垫付两个月钱买油会影响企业运作。还有的车子是租赁的,让车主与驾驶员垫付资金不太现实,要加油直接去加油站是拿不到增值税发票的。”薛佳分析道。  
  越海全球物流苏州有限公司杨小姐认为,有些物流公司不做运输,会找运输企业代为服务,运输企业也没实力拥有足够的车,车和司机可能是外包的,这样会导致管理上的协调难,比如不太注重拿增值税发票这些事;一些司机因为身份模糊不为税务部门认可,存在着拿票难的问题。这样一层层传递上去就会导致运输企业和物流企业抵扣难。
  财政部税政司司长贾谌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一是由于部分改革尚未到位,影响到企业进项税抵扣;再者企业由于习惯了营业税的管理和经营方式,改成增值税后不适应新环境,如交通运输企业,要做好车辆设备购置、过桥过路费抵扣,就需要规范发票管理。要解决问题,除了推进没到位的方面尽快落实外,还需要加强对企业的指导,使其尽快适应营改增后的环境。  
  靳东升透露,税务系统六月份组织了税务干部培训,七月份则着力进行纳税人培训。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