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锁定风险求平衡——辨析中国经济

发布日期:2013-05-20      浏览次数:      字号:[ ]

        今天的中国经济虽然行进在稳中有进的适宜区间,但不断积累的地方债务、影子银行、产能过剩、房价高企等风险,已然成为决策者眼中影响经济健康发展的诸多近忧和远虑。
        种种风险的背后,映射出的是当下中国经济结构的失衡和内生动力的不足。如何化解风险,实现中国经济的再平衡,考验着决策部门的智慧。
        中国经济前行道路上出现风险点
        中国经济已进入国际金融危机后的第六个年头,然而所面临的复杂局面和严峻挑战并不比以往任何时候轻松。
        就在不久前,中国主权信用级别接连遭到惠誉、穆迪等国际知名评级公司的下调,这是1999年以来我国主权信用首次被大型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地方政府负债及影子银行风险有可能对经济发展形成制约。
        “短期来看这些风险仍然可控,但考虑到风险累积的脚步仍未停止,事实上,它们已构成中国经济航船前行道路上的若干暗礁与漩涡,不可不防。”经济学家华生认为。
        “部分地方政府只顾眼前政绩和利益,利用地方融资平台大规模举债,留下大量债务。”中国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对此表达了他的忧虑。
        我国地方债务风险的累积可追溯至2008年,为刺激投资拉动经济,地方政府一度成立了许多投融资平台来举债融资。截至目前,业内对地方债务总额究竟有多少众说纷纭,但根据审计署两年前发布的公告,截至2010年地方债务总额已达到10.7万亿元,占当时GDP比重接近30%。有专家测算,由于债务中有70%将在2015年左右到期,资金近八成来自银行贷款,并且有相当数量与卖地收入挂钩,因此是否都能如期偿还,市场忧虑重重。
        而游离于银行体系之外的影子银行,也逐渐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又一风险点。
“惠誉近日下调了我国主权信用级别,反映出市场对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担忧。”根据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的观察,我国的影子银行具有期限错配、借旧还新等特点,且监管又较为薄弱,其中风险亟须引起警惕。
        另外,受外部经济体持续低迷的影响,制造业产能过剩现象开始凸显,其中钢铁、有色金属、建材、煤化工、造船等传统行业和多晶硅、风电设备等部分新兴产业问题严重。此外,房价高企、财税减收、热钱涌入等风险,亦于近期显现出来。
        风险在新形势下被叠加和放大
        如果将风险放置于一个更为广阔的时间段里观察,可以发现,这些风险与矛盾多属中国经济的陈年痼疾,加之近年来国内外经济形势的新变化,而被叠加与放大。
        如同海水退潮后的礁石显露,当下诸多风险的暴露,与我国经济增速出现下行的现实分不开。在告别了高歌猛进的快速增长时代后,地方债务、产能过剩等此前被隐藏的问题开始逐步暴露出来。同时,随着外部经济体波动加剧,发达国家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又加剧了热钱涌入、房价高企的压力;此外,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一些应时之举,其效应也逐渐显露。
        如果将不同风险放置于同一层面观察,还可以发现,地方债务、影子银行、产能过剩、财政压力、房价高企,凡此种种风险之间,相互交织、相互勾连、相互渗透,结成了连环套,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经济学家的眼里,以上风险其实就是中国经济结构性失衡所折射出的不同镜像:过度投资在实业领域表现为制造业产能的过剩,在金融领域体现为影子银行的繁荣,在投资行为中展示为楼市泡沫的膨胀,最终在财务盈亏上演化为地方负债的累积。而伴随着外部经济环境的持续恶化,诸多镜像在相互重叠、相互映射的同时,又相互放大。
        需要指出的是,面对种种风险无需过度悲观。与国外相比,目前我国地方债务占GDP比重并不高,影子银行向实体经济的渗透还不深,风险总体可控,整体可防。
        “中国的地方债务占GDP比重约为30%,远远低于国际警戒线。”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认为,短期来看地方债务问题可以通过展期和以新还旧方式解决;长期来看,中国财政状况有能力消除损失。
        风险也是转方式谋平衡的契机
        今天的中国正行进到一个关键路口:是继续沿着老路走下去,任风险不断累积,还是闯出一条新路,从根本上消除风险,成为时代抛给当代国人的历史课题。
        眼下诸多风险的累积,虽然一方面增加了经济运行的难度,但另一方面,也为下一步发展提供了新契机,为更好发展提供了可能。
        “所谓形势比人强。风险的累积让经济有了切肤之痛,让转型有了抓手,可以推动政府痛下决心,改前所之未改、变前所之未变。”经济学家华生说。
        “如果过多地依靠政府主导和政策拉动来刺激增长,不仅难以为继,甚至还会产生新的矛盾和问题。”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王晋斌看来,风险的暴露未见就是坏事,反而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寻求再平衡的契机,提醒我们更多地发挥市场主体是社会财富创造者的作用,培育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
        在当前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下,面对风险,既要处变不惊、按预期的发展目标搞好调控,又要增强忧患意识,未雨绸缪,转危为机,从根本上化解风险。
        种种迹象显示,当前中央已高度关注地方债务、影子银行、房价高企等风险,近期以来相应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以整顿治理,而一些治本之策也在积极酝酿中。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日前召开会议提出,要统筹考虑稳增长、控通胀、防风险,会议特别提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需要加强防范”“抓紧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
        监管部门近期对影子银行、地方融资领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进一步完善了对影子银行、地方融资平台的监管框架,着手化解可能存在的金融风险。这些举措有助于防控金融风险、约束地方债务的膨胀。
        “我们注意到,尽管今天中国经济面临增速下滑的严峻形势,但中国政府并没有相应出台大规模的刺激计划,而是容忍速度换挡,调结构、转方式、求质量正在发力,这是一种积极的变化。”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庄建认为。
        风险与机遇,在事态的演进过程中,从来都是一对孪生兄弟。险中可化夷,危中自有机。换个角度看,如果应对得当,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将指日可待。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