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国企改革八大猜想:国有经济战略分布图出台

发布日期:2013-03-28      浏览次数:      字号:[ ]

        在新一轮国企改革序幕即将开启之际,《国企》杂志派出多名记者,寻访各界国企改革权威研究者,听取多方建议,综合形成本期封面文章。我们以此抛砖引玉,与各方人士共同寻找未来国企改革的成功路径
        文宗瑜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国有经济研究室主任
        李保民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党委书记
        李 锦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刘 瑞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刘纪鹏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安 林 北京求是咨询管理公司董事长
        周放生 知名国企改革专家
        祝波善 上海天强咨询管理公司创始人、总经理
        谢鲁江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博导
        潘朝金 中美嘉伦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总裁
        64页的十八大报告中,“改革”一词被86次提及。以至在外媒眼里,这是一份“执政党发出的改革攻坚令”。
        新一届领导人频频放出信号,表明“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改革的使命感和紧迫感仿佛一下子从30多年前的场景中穿越而来。有关国企改革的趋向与路径,更是凝聚了国内外无数热切目光。
        发端于1978年的中国式改革,是对百余年中国大变局的超越。其中,从1978年至1992年间国企改革放权让利的初步探索,到1993年至2003年间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创新,再到2004年至今国企改革的不断纵深推进,被称作“ 最难啃的骨头”的国企改革,已经试验了多种经济学理论提供的路径,至今仍然“在路上”。
        十八大明确了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总体方向,但对于“下一轮国企改革应该怎么走”,各界争议多多。正如一位专家所说,国企改革是中国改革过程中最为艰难、颠覆性最大的部分,始终伴随着思想的争论与多方利益的羁绊博弈。
        回望35年的国企改革史,争论的波峰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1981年-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前,争论焦点是计划经济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第二次是1989-1992年党的十四大前,争论焦点是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2004年,轰动一时的“郎顾之争”点燃了第三次改革争论的火焰,争论焦点是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如今,第四次争论高潮已然汹涌而至。
        改革仍在“摸着石头过河”,百家争鸣原在情理之中。在新的改革序幕即将开启之际,《国企》杂志派出多名记者,寻访各界国企改革权威研究者,听取多方建议,综合形成本期封面文章。因时间仓促,这份“国企版国企改革猜想”必有很多理论与实践上的瑕疵。我们以此抛砖引玉,愿与各方人士共同寻找未来国企改革的成功路径。
        猜想篇
        国企改革八大猜想
        国企改革任重道远,国企发展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只有前进,没有倒退。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
        经过多年多轮改革,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发生了很大变化,企业发展活力和竞争力得到了很好的激发。应该承认,中国近些年创造出来的发展奇迹离不开国有经济的壮大,更离不开国有企业的改革成就。
        但是,国有企业的改革仍处在过程之中,需要进一步解决的体制、机制、结构和历史遗留问题仍然很多,破解难度也越来越大。这一现象不仅困扰着国有企业发展,也存在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层面。
        更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人无视国有企业的快速发展和对国家的巨大意义,屡屡质疑国有企业存在的价值,甚至建议将国有资产卖掉或者分给民众。
        对此,党的十八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明确指出:既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又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
        在这样复杂的背景下,拿出一份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就成为当务之急。全国两会,国企改革再度成为两会代表、委员讨论的焦点之一。为此,《国企》杂志针对国有经济目前发展中存在的问题,通过多方采访,整理出一份国企改革总体方案的猜想版,与各界读者共享(未注明建议人者,均为《国企》杂志综合多方意见之结果)。
        总纲
        国企改革方向: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不断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国有企业继续向关键领域和优势行业集中,竞争性领域实现与其他所有制经济体公平竞争、优胜劣汰。
        国企改革目标:各层级、各类别的国有企业产权明晰、流转顺畅,建立起出资人到位、决策科学、管理高效的现代企业制度,真正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独立主体。有较强国际竞争力,在国家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美丽中国”建设中发挥排头兵作用,让全体出资人更好地享受到国有企业发展带来的实惠。
        国企改革理念:过去几轮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成功的经验,也有不少失败教训。在制定顶层设计方案过程中,应充分借鉴历史。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和一些国企在国企改革方面已经进行了大胆探索,应注意形成上下互动的良好交流机制。
        猜想一:各种所有制企业公平竞争
        十七大之前,党中央的报告几乎每次都会提到,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是国企改革。十八大报告中,这一说法则变成了“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事实上,从现阶段我国不同所有制企业面临的现实问题来看,关键就要进一步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在更大程度、更广范围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当国企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存在于市场经济框架下的时候,它是个民事主体不应该过多地享有公权。同样,作为公权的行政主体也不应该过多地干预企业的私权领域。”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谢鲁江认为,任何给国企或民企“吃小灶”的做法,都与市场化改革方向相背离的。
        《光明日报》刊发文章称,应将不同所有制形式的企业纳入同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体系。具体包括建立统一的产权行使方式;统一的市场运行规则;统一的市场监管制度;统一的争议处理机制。
        存在的问题:
        进行市场化改革,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是国企改革的初衷。目前,从经营形势来看,这一任务已在相当程度上完成。但是,制度层面上的市场改革还远没实现。比如国有企业与政府之间还存在着权力边界划分不清晰的问题:国企一方面承担着相当一部分政府、社会职能,对企业发展带来沉重压力;另一方面国企也有意无意地享受着政府用公权为自己带来的优势。
        再比如,现代企业制度中的核心——政企分开的任务尚未完成,国企的行政级别至今尚未取消。这就造成了国企负重跳高与享受特殊起跑线的双重畸形现状。
        解决路径:
        1.“取消所有带有歧视性的法律法规,逐步改变那些看不见的门槛,让国企和其他所有制企业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
        ——建议人:周放生
        2.“除一些幼稚性产业如稀土产业需要强化国企全产业链外,许多成熟型产业如石化、粮食、煤炭等,都不宜向全产业链方向发展,而应当向上发展,放开下游,形成一个初级产品相对集中垄断、最终产品充分竞争格局。留在下游的国企按照市场游戏规则行事。国企与民企在一个产业链中形成利益共同体,比较符合中国国情。”
        ——建议人:刘瑞
        3.加快企业办社会、厂办大集体等国企发展中的历史遗留问题,彻底将国企的社会职能移交当地政府。
        4.“彻底取消国企行政级别。从社会主义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的长远方向来看,民事主体间的契约关系显然更符合体制完善和企业发展要求。 ”
        ——建议人:谢鲁江
        改革时间表:
        1.一年之内,清理出不利于公平竞争的法律法规,并予以取消。
        2.两年内,各部委针对新36条所制定条款应基本落实。
        3.2013年厂办大集体改革已全面启动,应该尽早确定出国企社会职能剥离的完成时间表。发达地区2015年,中西部地区2017年应基本完成。
        4.可以想象,取消国企行政级别需要较为漫长的过程,期之2015年。
        猜想二:国有经济战略分布图出台
        近30年来,抓大放小、有所为有所不为始终是国企改革的重要落点。在此理念的指导下,国企在多数领域收缩战线,新组建的国企主要集中于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
        存在的问题:
        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的说法,国企存在的问题是:“国有企业大多分布在传统型产业,处于产业链、价值链的中低端环节,战略性新兴产业比重较低。一些国有经济比较集中的行业产业集中度较低,资源配置效率不高,核心竞争力不强,重复建设、恶性竞争、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等问题还没有很好解决。”
        这些问题的出现,固然与地方对GDP的迷恋有关,也与国家对国有企业战略布局的模糊化处理有关。无论是“抓大放小,有所为有所不为”,还是后来的“重点行业、关键领域”,都缺乏具体指向性。
        此外,对于国企该不该进入竞争性领域也存在着较多的争论。
        解决路径:
        1.顶层设计方案中,应对未来国有经济战略布局做出明确规定。在此原则指导下进行增量国有资产布局。
        2.针对竞争性领域国企的存量部分,应完全由市场规则决定其未来。
        “国企改革重组过程中,要真正面向整个社会进行资源配置,既允许社会资本参与某些方面的资产与业务重组,也允许国企对于一些合适的社会资源,乃至是国际上的合适企业进行有效地介入,真正推进国有资本在有关领域里的有进有退,做到进退有据。”
        ——建议人:祝波善
        “既然说国有企业是市场竞争的主体,就要遵守市场规则。如果企业在市场中缺乏竞争力,只能选择退出。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它能够做得好,却要强行其退出,是不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
        ——建议人:李保民
        改革时间表:2013年。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