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陈道富:加快深层次结构调整 激发经济内生性增长动力

发布日期:2012-11-07      浏览次数:      字号:[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陈道富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短期出现了阶段性的底部特征,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已进入下一轮的经济上升周期。经济深层次的结构调整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热点和难点问题,这决定了中国经济能否在未来新一轮的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权。目前,中国经济处于流量调整和存量调整转换的关键时期,只有经历充分的存量调整,经济增长的新机制才能形成。
  结构调整
  为未来增长争得主动权
  陈道富认为,从短期来看,中国经济阶段性的底部特征出现,经济运行出现了一些积极的信号。但是这些积极变化是在以下两个背景下出现的:一是经济库存化处在较低的水平;二是国家不少基建项目陆续启动,房地产和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同比有所回升,货币环境相比之前有松动迹象。尽管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底部企稳的迹象,但这个底部仍然非常不牢固,最大的原因就是目前基础设施建设发挥了很大作用,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尚未显现出来,产业结构的调整没能很好地进行。企业虽然在发生兼并重组,但推进产业组织和形态调整的过程还远未完成。
  “中国经济到了非常微妙和关键的敏感时期!”陈道富认为,中国经济仍处在增长阶段转换、潜在增速下移的过程中。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快速增长,增长机制已悄然发生改变,即从粗放型走向精细化,专业化程度进一步提升;从以生产为中心转向生产效率和消费需求为中心,进入成本节约、效率提升(包括兼并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分工深化、需求导向的新阶段。
  从目前来看,经济周期性恢复能够支撑的周期性波动也非常弱,这就意味着经济不大可能形成较强力度的反弹,在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未完全形成前,财政政策和消费刺激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会减弱,在资源的配置上也不一定有效。可以说,刺激政策在促进经济周期性增长的同时,也影响了内生性的结构调整进程。目前美国等海外经济体在缓慢复苏,全球性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给中国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提供了很好的外围环境。尽管这个时候进行经济深层次的结构调整可能产生经济下行的动力,但对经济未来良性增长无疑是有效的,也是必要的,有助于企业提高效率和行业集中度。一旦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有序进行,还可以有效避免全球热钱大量涌入带来的资产价格泡沫。
  “在未来的经济格局中,谁先调整经济结构,谁调整得更充分、更有效,谁就会掌握未来经济发展的主动权,某种程度上也打开了未来政策调控的空间。”陈道富认为,即使是在同样的经济调整环境下,中国因为是发展中国家,只要经过必要的结构调整和优化,增长潜力也会更强,如何把这种潜力转化为现实?最关键的就是要加大社会领域的改革。比如我们拥有大量的国有资本、银行储蓄和外汇储备,如果能够消除垄断,真正让利于民,在全球经济新一轮竞争中变被动防守为主动布局,以及在转轨过程中建立良性机制,进一步推动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就能在原有系统相对稳定的基础上,凝聚民心,稳定预期。
  金融风险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未来中国经济将如何增长?在陈道富看来,增长的路径主要有两条:一是在现有的经济增长的机制下启动新一轮经济增长,比如产业从东到西转移还有一定的空间,基础设施和城镇化建设也还会继续。这样一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两条主线就变为基础设施建设加上产业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向中西部转移。比较理想的状态是,产业的区域转移尽可能地与产业的优化升级相结合,但这种结合的力度有限;二是中国经济经历一轮较为彻底的结构调整,除了城镇化建设和各种外延式扩张,最大的变化就是经济运行的效率大大提升,人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管理更加专业化,整个社会的生产从主要追求生产效率到重视服务消费,消费者的作用也开始得到重视。社会分工将越来越细,社会交易成本(建立社会互信为基础)越来越低,金融市场发挥的作用加强,消费社会逐步形成。与此同时,工业化和城镇化继续进行,整个社会的运行机制和原来大不相同,原有的机制符合大政府啥都要管、大小事包办的模式,再就是依靠垄断和批条子;新机制是慢工出细活。正确处理政府、社会和市场三者之间的关系,并实现转型是目前这一阶段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陈道富说,坚持深层次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必然是“有进有退”的过程,结构调整在金融层面会表现为金融风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金融风险具有一定的必然性。此前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也是有成本的,这就是部分银行坏账的出现。在经济周期向上的过程中,金融风险会有所减弱,因此,要使金融风险最小化,就必须不断发展经济。如果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让风险有序释放,不产生恶性循环,加上中国有足够的政策空间和货币储备来应对潜在的风险,可以让风险尽量最小化。
  整体上来说,陈道富认为,中国经济仍然具备足够的条件来保持一定的高增长,但需要有与增长配套的机制来予以支撑和支持,同时也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和风险。
  陈道富还表示,目前国内就业情况仍然不错,从这个角度来看,社会结构可以容忍更大的经济下行,但由于收入分配差距尤其是形成收入分配差距的机制不公平,社会保障和救助体系缺失,从而使得社会结构对经济下行的容忍度下降。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机制转换,将不再仅仅是周期性的流量调整,如企业经营收入、利润、存货调整等,更是需要进行存量调整,如实物层面的去产能化和金融层面的去杠杆化。只有经过充分的存量调整和改革,经济增长的内生性动力才能尽快形成。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