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 | 求职者 | 投标者 | 媒体人 | 国投微博 | WAP | OA | English

下滑的中国经济:底部和出路何在?

发布日期:2012-10-11      浏览次数:      字号:[ ]

        近日,世界银行和IMF等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了世界经济增速,中国经济也难逃下调的命运。同时,国内研究机构和市场机构也预计,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将比二季度进一步回落。多数机构和分析人士认为,三季度中国经济基本上已经筑底,但回升的迹象不明显,四季度有望。短期内政策刺激、加大投资力度有利于稳增长,但长期来看,需要通过改革打破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体制性障碍。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要减少人为的刺激,让经济更多实现内生性增长,让市场机制在经济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
  预期经济增速一降再降
  近一年来,中国经济增速连续下滑,从此前的两位数下降到今年二季度的7.6%。近日,国际国内机构对中国经济的信心都在走下坡路,纷纷调降中国经济的增速。
  10月8日,世界银行发布的《东亚与太平洋经济数据监测》报告预计,中国2012年和2013年经济增速将分别放缓至7.7%和8.1%,低于5月份预期的8.2%和8.6%。
  10月9日,IMF在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也将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速下调至7.8%,2013年有望回升至8.2%。这两项数据均比7月份时的预测值低0.2个百分点。IMF表示,中国增长率的降低大部分源于出口贸易的减少,受发达经济体的低增长和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中国外部需求较弱。
  亚洲开发银行日前报告也指出,预计中国2012年和2013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为7.7%和8.1%,而今年4月份该行的预期分别为8.5%和8.7%。
  惠誉近日的报告也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从6月份预计的8%下调为7.8%。高盛集团经济学家上周五也表示,下调中国二季度及全年的经济增速,二季度增速从8.5%下调至7.9%,全年增速预期从8.6%下调至8.1%。
  国内研究机构也较为一致地看弱中国今年经济增长,认为三季度比二季度会进一步减速。交通银行报告也预计,今年三季度GDP将比二季度放缓0.1个百分点,掉落至7.5%,由于稳增长政策效果将逐步显现,预计四季度GDP增速在7.8%左右,全年约为7.8%。申银万国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李慧勇表示,三季度经济增速比二季度会略有下降,预计在7.4%-7.6%之间。
  “最近中国经济减速确实比较明显,政府的刺激政策力度和规模并不像外界预期的那么大,也是机构调低中国经济增速的原因。”郭田勇对本报记者说,机构对中国经济的下调很正常,因为他们的预测是动态的。
  底部到底何在?
  关于中国经济底部的预测,各大机构从年初就开始给出答案,现实却出乎大家的预料,底部迟迟未到。
  近日中国官方公布的9月份PMI数值连续下滑4个月后,首次回升。汇丰银行公布的9月份制造业PMI终值和服务业PMI也开始回升。而国庆长假的消费数据也让分析人士感到乐观,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开始好转。
  中国银行三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曾表示,二季度可能是中国经济的谷底,三季度开始企稳回升。但其9月底发布的四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认为,2012年以来,受需求减弱、成本上升、企业盈利下滑、产能过剩和就业问题隐忧初现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
  世界银行则警示,中国经济放缓可能会拖累亚洲,中国经济放缓有恶化的风险,并且持续时间可能超出预期。世行称,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重大,由于受有限宽松政策和房地产调控及外部需求减少的影响,未来几个月中国经济仍缺乏增长动力。
  李慧勇表示,中国经济调整周期比预期要长,三季度底部已经基本形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范建军也对本报记者表示,三季度中国经济已经开始企稳,但是还不能说回升。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石磊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只能说筑底,还没有看到回升的明显迹象。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表示,目前应该就是底部的状态,政策调整及时的话,四季度就会企稳略有回升,明年上半年会有所好转。
  出路:投资还是改革?
  鉴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自今年5月中以来,国家领导和政府部门相继表示将稳增长当做重中之重,刺激政策连连出台。5月底开始,发改委加快地方政府项目审批,甚至出现湛江市长“吻增长”的画面,引起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在9月5日和6日,国家发改委审批的城市轨道交通基建项目投资达到万亿元。
  而从去年底开始,中国央行也逐渐对货币政策进行了微调。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又在一个月内两次降息,并且扩大存贷款利率的浮动空间。然而,效果似乎并不明显,经济下滑的态势并没有止住。
  “从长计议,政策的立足点是通过短期稳定增长为长期结构调整创造条件,其中适时推出改革十分必要。”中国银行的报告认为,从短期看,稳增长的核心是稳投资,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是近期稳增长的关键,这就要求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其中中央财政的作用尤为重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报告中表示,因市场短期信心偏弱,二季度启动的诸多稳增长政策的效果时滞可能延长至年末。当前政策主基调仍是“稳中求进”,预调微调力度会有所加大,但不会过于激进。他分析,目前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政策还需要考虑中长期增长问题,因而不太可能再次出台类似“四万亿”那样大规模的短期刺激措施。
  “我们已经不能指望继续沿用前三十年的老办法来提高经济效率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目前的生产力发展还面临着诸多体制性障碍,而要打破“诸多体制性障碍”,唯一的办法是切实推进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方面的体制改革。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员中心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